永夜蛰居_

我方方的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非常需要了!!!

转载自:铅灰色的湖

〖萨悠〗终于我还是向这对出手了(`・ω・´)

玉莹晶蝶【不动夫人

快!!!大家,请吃下我这个超自然九人组桥上萨来伊×我闻悠太的安利吧!!拜托了……好冷啊!!!!(;′⌒`)


1、  相拥入眠

“够了,悠太。这么迟了,快点睡觉。”桥上萨来伊无可奈何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然而手指在键盘上飞速敲打的我闻悠太好像没听见似的。“……喂,「尼特神」。”桥上萨来伊不得已念出了这个羞耻到爆炸的网名。

“萨来伊!我说过不要那么叫我了吧!?那样子真的很羞耻啊?!我就算没回答你但是也不代表我没听到你的话哦?!”同居的恋人又开始了语速和机关枪有得一拼的无聊发言以后萨来伊冷冷地走进房间,靠近这个手舞足蹈的网站管理员,利索地给了他一个暴栗:“少说几句话,快点睡觉吧。”

“知道啦知道啦。”我闻悠太哼哼唧唧地回答,换了衣服洗漱以后发现萨来伊已经躺在旁边了。他还想偷偷摸摸地把今天的文章po上去的愿望这样看来已经完全得不到实现了。无奈,我闻悠太只好也上了床,拱了几下拱到萨来伊怀里,萨来伊叹了一口气,但是还是抱紧了我闻悠太。

2、  一同外出购物

“你到底要买些什么,和我一起去,别在一边说了一大堆。”桥上萨来伊在玄关换鞋,根本不理会恋人在客厅里的长篇大论。“萨来伊君——我闻哥他又闹脾气啦~~?啵呀呀~我闻之助这样子可是不讨人喜欢的哟——在家里长蘑菇的我闻哥——超没用~~♪”“什么超没用!?稜美眉不要乱说!!”我闻悠太怒道,从房间里出来。

“没用的我闻武士♫出来了♪”成泽稜歌跳着意味不明的舞蹈,唱着音调奇怪的歌。“好了!去就去!!先说好,我没钱哦?!”我闻悠太忿忿不平地穿着鞋。“我又期待你有过钱吗?”萨来伊哼了一声,“走吧。”

成泽稜歌在我闻悠太看不见的时候对着萨来伊比了一个大拇指。

3、  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我……我才不怕……”我闻悠太一边看着对面高清大屏的显示器上黑暗的画面,耳边又是立体环绕的音响。他一边逞强但是他不断抖抖抖的身子和一直往萨来伊那边靠的行为已经出卖了他真正的心情。

萨来伊看着这部恐怖片的时候其实一直是一脸冷漠的,他作为一个切切实实的唯物主义者,反正他对于这种用特效做出来的东西一点恐惧害怕的心情也没有,而且这个剧情也无聊透顶。要不是因为我闻悠太拉着他要看,他连一个眼神都不会施舍给这部烂片。他轻微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抱紧了死命往他身边缩的我闻悠太。

4、  一方的起床气

“萨来伊?萨来伊?”我闻悠太拉着桥上萨来伊的被子。现在是凌晨两点,他突然睡不着了,于是他就想着要不要把萨来伊也给叫醒陪他一起失眠。不过他叫了几声萨来伊都没醒,这家伙的生物钟也太强大了吧。我闻悠太皱着眉头想到。于是他便开始摇萨来伊的身子:“萨来伊萨来伊萨来伊萨来伊——”他正摇得起劲突然低头一看看到萨来伊怒瞪着他:“你干什么,我闻悠太。”

呜啊啊啊叫全名!?生气了!!这让我闻悠太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桥上萨来伊追着他追到神社的那个样子。他往后靠了靠,声音细如蚊呐:“那个、我有点睡、睡不——”“算了,我没要你回答。”萨来伊冷声开口。一伸手,他又把我闻悠太抱到怀里:“给我睡觉。”

5、  做饭

“萨来伊——今天吃什么?”在餐桌前奋力敲打着键盘的我闻悠太高声问在厨房里做饭的桥上萨来伊。“等会你就知道了,废话就不用问那么多了。”萨来伊回过头,看了看那个眼睛都要黏在屏幕上的恋人。

“眼睛不要离得那么近,悠太。”他又转过头,看着锅里的菜。“啊啊啊——为什么连结数还是这么少!!好烦躁啊?!明明对幽语妹的生占卜进行了详尽的分析和实况转播的说!?”“……我闻悠太。”桥上萨来伊的咬字重了一点,握着的铲子把锅里的煮菜给狠狠地翻了一个面。

“虽然我已经相信了相泽,但是你还记得你经营的是「轻轻松松破假象」的网站吧?!是用科学解释超自然现象的网站吧?!”现在最能让桥上萨来伊生气的就是从我闻悠太的嘴里蹦出相泽优语的名字了。偏偏身为恋人的对方对此没有半点自觉,还一脸呆样地问道:“怎么了萨来伊?”萨来伊忍着怒气把装盘的菜端到桌子上,回答:“没什么,只是今晚你别睡觉。”“唉?!”

6、  大扫除

现在是新年,也该给桥上宅大扫除一下了。我闻悠太却整个人窝在被炉里,动都不想动。“萨来伊——我好冷啊!!而且你看啊我还要经营「轻轻松松破假象」天天盯着那个连结数真的是超累的哦?!所以在这种时候能不能——”“不能,马上给我起来做事情。”萨来伊拿着扫除工具,冷哼一声。

“萨来伊——”我闻悠太又拉长了尾音企图让桥上萨来伊让步。“我就说吧,你的「轻松破」到底有多少的收入,还不是都靠我研究员的工资?!家里大事小事也都是我来做,平常做饭,买东西还要养着你个拖后腿的也就算了;别到新年的时候还给我这幅样子——起来!”

萨来伊蹲下身子,把脸红成一片的我闻悠太从被炉里拉出来。“……连饭都不好好吃,你很轻啊。”

7、  浏览过去的相片

“嗯……?”萨来伊拿着相片,“悠太!”“啊,怎么了?”我闻悠太从楼上咚咚咚地跑下来,停在萨来伊身边。“为什么这些照片你还留着?”收拾抽屉的萨来伊把手里的相片抬到我闻悠太面前。这十几张照片是他们在经历256事件时的一些关于线索和人的照片。

“哦,没舍得丢啦。”我闻悠太的脸颊有一点点泛红,“不是因为那件事才遇到萨来伊的嘛。”当时的照片有关于天花板上的密码,金牙钥匙,还有关于一些找寻的资料。“那时候真的是超辛苦啊——”我闻悠太感叹道。“但是你这个留着干嘛……”萨来伊发了声,两个人一起看向了抽屉底部。

《昏暗水底》。

“什么嘛!?这个可是很贵的啊?!那时候可是我一个月的积蓄哦?!”我闻悠太看着萨来伊复杂的眼神,口不择言地说,“再说了现在不是我们也有做这样的事情吗!?有什么好那样看着我的啊?!”

桥上萨来伊无奈地扶额。

8、  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桥上萨来伊看着我闻悠太刚吃完早饭又开始打开电脑,也是无奈:“你这样天天看着电脑也不会烦?你的眼睛到底是怎么保持得那么好的啊。”“才不会烦呢!我可是著名网站「轻轻松松破假象」的创始人和管理员啊!!”我闻悠太举起自己的左手,高呼道。

桥上萨来伊一阵见血地吐槽了一句:“根本就不知名吧。”“喂喂!萨来伊,不要打破别人的梦想啊!!”我闻悠太怨念地看了他一眼,但是桥上萨来伊丝毫不为所动。他拿着手机,刷新了一下,又看到「轻松破」上po出了一个新文章。

“说实在,一如既往地无聊呢。”萨来伊的手指在手机键盘上飞速点击,发了一个评论上去。“啊!不过就算是这样萨来伊你还不是每篇文章都会回复!?”我闻悠太得意地笑了起来。

 

生活论坛》吐槽灌水区》【话说】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1 楼主:话说大家知道「轻轻松松破假象」这个网站吗?算是有一点点名气吧(真的是只有一点点)。我最近真的觉得哦,那个网站的管理员「尼特神」和一个用户「SARAI」超级有女干情的好吗!?一直觉得这两个人有一腿,可是最近他们也太高调啦(`皿´)

2 我只知道SARAI是一个想打我幽语妹脸却被幽语妹反打的zz,呵呵。

3 楼上知不知道一厨顶十黑哦???话说「轻松破」我有看过,但是没看过很多次?虽然是个超自然反对网站却一直都在转文幽语妹的生占卜,而且还带详尽分析解说的唉。我倒是觉得管理员……嗯,叫「尼特神」对吧?是幽语妹的小迷弟哦。

4 四斋蒸鹅心

5 你好我是钱形:楼上说话可不好听哦?「尼特神」的话我认识真人,长得还是很可爱的呢(๑>ڡ<)☆

6 楼上居然有ID……话说真的吗?!「尼特神」长得还挺不错???我还以为会是反社会大叔那种类型呢,天邪鬼www

7 楼主:哇靠没一个人讨论基情好难过?!那我只好放料出来了!你们去翻「轻松破」的文章目录,除了幽语妹的生占卜转文,「SARAI」回复了所有「尼特神」的文章!每次都是一大段哦?!我截几张给你们看(图片×9),而且一看就是高智商理科生!

8 哦哦哦我也是破假军!不过我会看看内容,有时候是真的很假我才会去参与呢……证实楼主的话,「SARAI」真的是每篇文章都会回复哦?!

9 如果这还不算爱???而且已经有好几年了吧?!

10 而且你们应该没发现吧?!最近「SARAI」的评论真的变得越来越快了!!基本上「尼特神」还没po出来几分钟就被「SARAI」抢了楼了!!

11 「SARAI」不会最近就等在手机面前不断刷新看着「尼特神」有没有更新吧!?

12 楼主:卧槽卧槽卧槽我刚刚看到了什么?!?!去翻旧文章居然看到了这个!!!不说了上图(图片)

 

图片内容:

切www我说啊,「尼特神」你是闲在家里吃饱了撑的没事干的死宅吧?天天收集这些烂掉的旧料,一点都不新鲜啦wwwwwwww

回复:「SARAI」:不新鲜的是你,看看文章标明的时间再看看今天是几月几号,做人还是要有一点自知之明的吧?你也是闲在家里吃饱了撑的没事干才到这么久以前的文章里来吹毛求疵顺便炫耀一下你的智商下限吗。拜托以后发言先经过脑子吧。

 

13 本来只是说每篇都有回复我还觉得证据不是很充分,看到这个我真的是……再也没有我了!!!啊啊啊!!!!

14 对啊,我本来还觉得你们只是随便yy,「SARAI」只是一个天天爱钻牛角尖的死脑筋,但是、但是看了这张图以后我动摇了……!!!∑(゚Д゚ノ)ノ

15 楼主:我再去看看!!!说不定还有猛料!!!我决定要叫他们「轻松破」组!!!

16 连cp名都起好了━Σ(゚Д゚|||)━!!!

17 我也去看了!!「轻松破」的情报完整程度意料之外地还不错嘛?而且感觉最近「尼特神」的文风好像有一点不一样了呢?

18 我也觉得!没有以前那么跳脱了,明明那才是「尼特神」的可爱之处啊!!!

19 什么!?居然有人和我一样喜欢「尼特神」吗?!握握手我同是破假军核心成员!!!

20 哦吼有经过「尼特神」认证吗也好意思说是破假军核心成员∠(ᐛ」∠)_

21 楼主:就是,破假军核心成员只有一个!!那就是「SARAI」٩(๑`^´๑)۶!!!

22 是哦……说到底每次要是没有「SARAI」,都要变成「困困难难破假象」了……

23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名字

24 楼主中毒不轻啊……请带上我一个o(*≧д≦)o!!


楷子耍廢中:

绘师:呃不是那一天,敦君。

今天三更,接下来是比较长的所以等之后有时间才更~

记得当初看这篇笑傻了,尤其最后大家看宰的表情真·他马的爽啊! (请相信我只是爱到深处自然黑

------

*已獲得原繪師的授權翻譯與轉載

請勿二次上傳謝謝合作!

原網址請看這裡 (湯不惹網址)

繪師:Senren (tumblr)

翻譯:楷子



飙个车而已嘛。

楷子耍廢中:

哈哈哈这辆车我喜欢!


六维奇点:



“喂!太宰!再快一点!”




“已经很快了——小矮人你别乱动,掉下去我可不管你——”




“妈的太宰治!你是不是个男人!”




太宰治啧了一声,一手扳着方向盘一手死死圈住中原中也的腰——小矮子的腰手感很不错,紧绷的肌肉结实得很,摸一把比摸那些软绵绵的女人的腰感觉要好太多。唯一叫他不满的是,即使维持着这个姿势中原中也也不安分,一直动来动去,在这个本来就狭小的空间真是挤得叫人难受;而且,太宰觉得他要是继续这样动下去,很难说自己会不会有什么不太适合小孩子观看的行为。




他眯着眼睛,艰难地从自己造型狂乱的发丝之间看了眼仪表盘:指针已经偏转到极限,正在危险地颤抖着——时速一百五十码,自己这辆丰田车的引擎从未受到过如此挑战,此时正猛兽般咆哮。即使是在高速公路上他们也已经完全超速了,现在太宰只希望在这个点儿没有哪个和他们一样发疯出来的警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风好大啊!”中也的喊声从他左上方传来,透出一股歇斯底里的疯劲儿和浓重的酒味儿,“哇哦哦哦太宰现在时速多少啊!”




“一百五十码!”太宰吼回去,“真的!没法!再快了!”




巨大的风压和冲力把他们死死按在座位上,从敞开的车窗外席卷而来的狂风揪扯着他们的头发,让他们看不清前方的路和彼此的脸。太宰抬起头去看中也,后者正仰着头哈哈大笑,一手死死攥着帽子一手举一瓶喝了四分之一的拉斐,顶着狂风振臂高呼,全无平时成熟稳重的干部模样,倒像是个半夜去酒吧喝了个烂醉还死不回家的不良少年。他橘色的长发一半都在脑后乱舞,剩下那一半不是糊了自己一脸就是和太宰那头同样蓬乱的黑发纠缠。




即使它的主人已经醉得不省人事、坐在自己男朋友的大腿上发酒疯,那双湛蓝的眸子还是摄人心魄,在暗色浓重的夜幕中雪亮得像是折射了白日的光。太宰治目光对上那双眼睛,心脏没来由地就一缩,然后本来已经在一路高歌飙升的心率简直要与车速同步,在自己胸腔里咚咚咚擂得像战鼓。




中也用嘴咬掉那瓶拉斐的软木塞子,呸了一声把它不知道吐到哪里去,然后酒就从倾斜的瓶子里泼了又一半出去,在车后蜿蜒出一路酒香。放在平时清醒的时候中原中也肯定要对这种行为咬牙切齿痛心疾首,只舍得把这种顶级的红酒装在平底雕花玻璃杯里慢慢啜引;可现在他处于这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任红酒一路被狂风挟走飘飞还哈哈大笑,这种行为在平时不大喝高级红酒的太宰看来就跟往车后洒出大把大把的钞票无异。




“中也你好浪费啊!”他在灌了满耳的风声中吼道,只觉得自己快要聋了,“现在不喝可以回去喝嘛!”




“死青花鱼谁说我不喝了!”




中也微红的眼尾上挑,即使半边英气的脸都被发丝遮住,还是无端透出一股子平时没有的邪气来。他抬头对着瓶嘴狠灌,后仰的脖颈把他最脆弱的咽喉暴露出来,绷出一条精悍优美的小麦色弧线。太宰刚想说你已经醉成这样就别再喝了爱洒就洒吧,中也却已经一口气吹干了瓶中红酒,随手一挥把瓶子就扔出窗外,低下头就来咬他嘴唇。




瓶子碎裂的声音在堪比战斗机起飞的嘈杂风声中居然显得格外清晰。




太宰当即配合地张嘴,然后毫无预兆地被灌过来的酒呛了一口——中也在嘴里还含了一口拉斐,正颇具恶趣味地通过接吻来渡给他。香甜的酒液顺着他们嘴角和脖颈滑下,然后滴进他们敞开的大衣或衬衫的领口中,酒香四溢。太宰反手向上,把左手的位置从中也的腰上挪到他的后颈上,按住他的脑袋让两人靠的更近,勾住中也难得主动探过来的舌,纠缠着不让他退回去。中也低下头来,一手仍抓着帽子,但双臂配合地圈住他的肩膀,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地在躲避太宰舌头的同时堪堪擦过对方唇线的边际,所过之处水渍旖旎,带起一阵撩人的痒。




这人什么时候会这么撩人的吻法了……太宰百忙之中抽空胡思乱想。虽然这样不太对得起中也,但他还是一边继续一边半睁开一只眼睛看路——他们要开上高架桥了,然后再往前开一点就是无边无际的海,在黑夜里和暗沉的天幕几乎完全融为一体。




他们终于在飙上高架桥以后分开。两个人都喘着气,但风声过大,几乎要让人以为他们与狂风同息;他们的唇舌之间拉出一条诱人的银线,然后在风的搅动下很快坠落。




中也靠在他肩膀上不适地扭了两下。他的酒疯还没过去,只不过这时候大脑有点空白,需要缓一缓。而太宰哼哼唧唧地把中也的腰勒得紧了一些,第无数次警告道:“别乱动。”




他大衣的左边口袋里有个小盒子,中也一动那盒子的硬质棱角就磨他的腰,时间久了硌得他有点难受。他忽然想起来自己把这个盒子带出来是要干什么,但是没想到见到中也的时候这家伙正高歌狂饮,上了车还不肯系安全带,一定要坐自己腿上还动来动去。作为小矮子的男友太宰治清楚地知道这个状态下他多半是什么话都听不进去的,只好作罢。




这时候被风吹了这么久应该清醒一点了吧?他侧过头去看中也,后者正难得乖顺地靠在他头上,喉咙里几声意味不明的猫一般的呼噜声。他的脸颊是酒醉和深吻之后的酡红,那双蓝眸眯着,依旧亮得惊人。见太宰看过来他还倔强地哼了一声:“看什么看?我脸上有东西?”




这句话是太宰根据他的口型判断出来的,即便两人离得很近,但风声大到他们都听不清彼此在说什么,只能紧盯着对方的唇。他犹豫了一下,握紧了方向盘说了些什么,可耳边都是气流呼啸着掠过的爆炸一般的声响,连他自己都没有听清自己的话,更不用说中也。




“你——说——什——么——”中也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大喊。




太宰觉得自己真的要聋了。他侧过脸张开嘴,不顾被风吹进来满嘴的发丝,用尽力气大声吼回去:“没什么!别对着我的耳朵喊!”




“知——道——了——”中也凑到他耳边嘶叫,呼出的热气虫一般钻入他耳道。他伸手去推中也的脑袋,中也不满地戳他的腰。在高架桥上飙出要坐牢的速度还有闲心打打闹闹,简直幼稚得像个小学生——太宰毫无诚意地批评自己——可是谁管这个啊?!他太宰治就喜欢这神经病一样疯起来谁都拦不住的狂野调调。这时候他自己也有点到兴头上了,在高速大桥上飙车哪里够啊,不如玩大一点——




“喂太宰!”中也忽然吼道。




“有话就说!”




“妈的再开快一点不要停!你当年炸我那辆跑车的账都他妈还没算呢!”中也的声音被风来回拉扯着,因为醉酒他的话有些支离破碎,但太宰听得清清楚楚,“快点开!把这些年欠我的油路子都开回来啊太宰你这个混蛋!”




妈的不愧是中原中也。太宰忽然心里一动,他自认为这一下动得有理,而且还不止一星半点:老搭档就是老搭档,连飙车的时候在想的事情都一模一样,心有灵犀啊。他心中忽然升起一股谜一样的自豪,脑海里有个声音在没命似的聒噪,“都这样了你还不放开了玩儿!太宰治你傻吗!”




没错,我就是傻了。




他仍然搂着中也的腰,油门踩到底,右手却松开了方向盘,伸手到副驾驶座前去开手套箱——那里放着一把他很早之前从黑手党里顺来的大口径半自动手枪,两三秒内可以打空一整发弹匣的那种,然后三下两下去了保险。面前约莫一百米处就是一个转弯,如果不停下就直接撞上去他们多半就要坠海身亡。




太宰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手居然有点抖,可是自己满心欢喜,兴奋和期待得像是要迎来年终盛典。他握着枪,手指按上方向盘。丰田轿跑咆哮着向护栏冲去,像是发起最后冲锋的战士。中也还靠在他身上哈哈大笑,全无一点自己可能有生命危险的自知,而太宰搂紧了怀里的恋人。




五十米。




二十米。




“我操太宰治你干什么!”中也睁大眼睛,好像突然才反应过来他在干什么。他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收回去,和突然闪现的惊愕混杂出一种可笑又有点可爱的表情,“你他妈——”




“——抓紧了!!”太宰吼道,用脚把油门卡死。




他一脚踹开车门,抱着中也跳了出去。惯性让他们在半空中向前飞了几米,而轿跑轰鸣着撞上护栏——它几乎无视了这个障碍,势不可挡地冲入半空,车轮还在徒劳地空转。太宰举起了枪,一切在他眼中好像都放慢了——在半空中冲出十米开外的车、逐渐远离自己的护栏——中也在他耳边大声喊了一句脏话——




“目标是轿跑的油箱。”




太宰对自己说。




他扣下扳机,手枪的后坐力震得他虎口剧痛,可他死死地握着枪,手指还固执地按在扳机上,直到剧烈的震动停止:弹匣几乎瞬间就打空了。耀眼灼目的火光和子弹一并从枪口倾泻而出,下一秒他和中也同时狠狠撞在地面上,一连滚出去好几圈;而他们还没来得及从突然静止的状态中回过神来,就被背后传来的灼热气浪狠狠按倒在地上。




轿跑成功地爆炸了。比先前子弹的火光还要炽烈百倍的光芒伴随着火焰席卷半空,炸出一个由白金过渡到猩红再到深渊似的黑暗的巨大光团,把夹杂着点点星光的夜空映出灭世红莲般的艳丽色彩。燃烧的残骸像末日流星雨一样坠落,大部分落入海中溅起满天水花,一部分乒乒乓乓砸在离他们不远处的桥上,烧得更厉害了。




爆炸带来的音波导致了短暂的耳鸣,两个人一时间都没说话,耳边只有死一般的一条直线一样的声音。他们都像脱水的鱼一样喘着气——太宰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肾上腺素急剧飙升,每一次心跳都强劲得像死亡金属摇滚的鼓点。




中也手里还抓着那顶太宰万分嫌弃的帽子。他呆呆地望着天边,火光映得他面色发红,连带着黑大衣都显出一种橘色的光路。太宰愣了好半天,靠过去去抓中也的手,少见的强硬地扣住他手指。中也不满地抬头狠狠瞪他,神色已经没了醉酒时的昏沉,张口要说什么,却被太宰拦住话头。后者毫不让步地与中也对视:




“我们扯平了。”




然后他低下头,在漫天火光里吻他。




中也在激烈而漫长的亲吻中才猛然反应过来太宰在说以前他叛逃黑手党时炸了自己那辆爱车的事。他干脆翻身把太宰按在地上继续,完全不顾两人还在露天的高速大桥上,身边一堆燃烧的轿跑残骸。太宰毫不相让,腰上一使力就把两人的上下位置给换了过来,把中也压在下面。中也推着他的肩膀让两个人分开,皱着眉头骂他:




“你他妈在想什么?老子不想大半夜在公路上野战。”




“明明是中也先把我按在地上的嘛。”太宰眯着眼睛笑,语气中带了点不易察觉的嚣张。然后在中也还没来得及反击的时候,他的面容忽然严肃起来:“中也。”




“干嘛?”中原中也给他忽然的正经架势唬得一愣。




“结婚吧。”




“……太宰治你发烧了啊?”中也目瞪口呆。在黑夜里太宰治那双好看的狭长眼睛亮的像是倒映出天上的星星,几乎熠熠发光。他挣扎着撑起身子想去摸太宰治脑门儿,手却被一把抓住。太宰治摊开手掌,里面一枚小巧的戒指,朴素但精巧。中原中也一瞥他右手,同样样式的指环已经规规矩矩地套在无名指上了。




“……你他妈来真的?”




“喂喂中也你这话什么意思啊,”太宰治神情受伤,“我刚才在车上就想问你了,结果你醉得跟个疯子似的还冲我耳朵大声嚷嚷听不见……所以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啊?”




中原中也瞪了他三秒钟,蔚蓝的眼睛瞪得几乎有弹力球那么大。半晌他哼了一声低下头去,一把抢过太宰手上的戒指脱下手套就套上了无名指。太宰看着他笑,而他恼羞成怒地一拳捣在对方腹部:“笑什么笑!”




“没什么没什么。”太宰浑身发抖,不知道是笑的还是痛的,他也低下头,拨开发色温暖的刘海,唇触到中也的额头。




他们手上的戒指撞在一起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金属被身后残余的焰光映得灿烂夺目。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只想说飙车真爽】




【终于炸了宰的车我很开心】




【放飞自我的产物】




【要什么剧情!爽就好xxx】


【双黑太中】人不如虎

轩辕氏汤圆:

*宰式吃醋




*一如既往的欺负敦敦




*写完之后只想感慨一句,关爱空巢老人,你们该养个孩子了




————




太宰治是回来捉奸的。


 


就在前几周前太宰治刚刚跟中原中也吵了个天翻地覆,原因究竟因为是什么俩人都已经不记得了,苍天可证,真的是中原中也先动的手,他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就把太宰治从屋子里摔了出去,被摔出去的太宰治心想好嘛中原中也你居然真的摔我,还没等自知自己手重准备过来安慰一两句的中原中也发表什么看法,他蹭的一下就站起来,蹭蹭蹭的几步并做一步冲到中原中也旁边,一双黝黑的眸子里是让人看不透的情绪,中原中也有些理亏的低下了头,谁知道太宰治一把把他拦腰抱起——


 


然后,蹲下——脱了他的裤子——打他的屁股——


 


中原中也刚开始还是懵的,几秒钟之后大脑才反应过来,提了裤子一声怒吼太宰治你他妈造反啊然后一脚直接把太宰治踢到楼道里面去了。


 


末了还不解气,中原中也冲进屋子里拿出手机对着被摔的四仰八叉的太宰治咔擦咔擦拍了好几张,最后对着太宰治骂了一句脏话之后才恶狠狠的关上了门,声音大的整个楼道都荡着回音,震的太宰治耳膜嗡嗡响。


 


就这样,太宰治净身出户了。


 


呵中原中也出息了啊。太宰治想,以往赶他出家门的时候中也还会很不小心的顺带丢个钱包给他,现在直接让他干干净净的来干干净净的走,自己身上还穿着睡衣呢,不丢个钱包好歹丢个外套吧?中原中也你变了,你不人道,你不关怀!


 


不过太宰治好歹是太宰治,即便是穿着睡衣衣衫不整给人摔的鼻青脸肿依旧能用那双撩苏的勾人桃花眼骗来好几个姑娘,不费一番功夫就得到了好心人的施舍(被黑手党追杀吗,还真是可怜。这么说着的姑娘颇有同情心的把男朋友的外套借给了他)太宰治是谁?浪迹天涯放荡不羁的男子,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丝云彩,潇洒如风。


 


然后有一天有一个人跟这条风一般的男子说,太宰先生,我看到您爱人跟一个小伙子一起上楼了。


 


这条太宰治刚刚还在怨着中原中也的铁石心肠居然断了联系几周了还没主动联系他一边哭唧唧哭鸭鸭一边摸着酒吧招待小姑娘的手一边说着缠缠绵绵的情话,把小姑娘的脸逗的红透透的。


 


然后闻言太宰治转头过去眨了眨眼睛,你说什么?


 


您爱人跟一个年轻小伙子上楼啦!您爱人还开门请那小伙子进去呢!


 


太宰治大脑一下当机了,难得的进入了和中原中也闹掰之后的第一次沉思。


 


带男人上楼?广津?立原?梶井?还是芥川?别逗了看哪个都不像关系好到可以带上楼的关系好吗?还有一个明显不是小伙子啊。


 


太宰治当机立断,操起外套一套就冲出了酒吧,全然不顾人家招待小姑娘喊着让他结账的声音。


 


都怪中原中也,太宰治心安理得的想着。


 


————


 


太宰治认真起来动作麻利的就像擦了油出鞘的刀一样迅疾,很快就蹭蹭蹭的上了楼梯,刚到门口就看到一双摆的整整齐齐的男式皮鞋,心里的火莫名其妙的就烧了起来。


 


行嘛可以嘛厉害了啊我的中也,才刚甩我没几周就找了个小白脸新欢你很牛啊,长得好看的小白脸有啥好的能有他太宰治好吗?太宰治心里这么想着,殊不知自己也属于长得好看的小白脸一类。


 


委屈,但是抓小三的时候要保持微笑,拿出正宫的风度来,这年头全用气势说话,谁还动手动脚的啊?


 


于是太宰治很不客气的狠狠砸着门,其气势大概有你不开门我就给你倒弄开这般一往无前无所畏惧,老子就是要坏你的好事儿了,你看着办吧我不高兴了我有小情绪了你踹我蹬我还背着我寻花问柳中原中也你个王八蛋你不是人。


 


太宰治刚捶门捶了没多久,门就很听话的咔哒一声被打开了,太宰治心想哟还是个挺识趣的三儿呢,刚想着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太宰先生?”中岛敦打开门,眼睛瞪得老大,“我还以为有中原先生的仇家找上门来了呢?”


 


太宰治愣了愣,没想到那个小伙子居然是敦君。


 


对哦,自己思考的时候只想到了黑手党,还没考虑有这种可能是他们侦探社的人跟中也有交好的——


 


——个屁咧!中也会跟侦探社交好就他妈有鬼了!全他妈扯淡虚伪你们当我瞎的!来来来我们来谈谈人生理想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敦君你是什么时候跟中也好上的!


 


“中岛,谁在门口?”一旁中原中也从厨房里探出一个脑袋出来。


 


“啊…是太宰先生。”中岛敦挠了挠头,最后还是决定说实话,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哟几周不见称呼就从人虎变成了中岛啊,太宰治冷漠,他要是再到外面浪几周回来是不是都要叫敦酱了啊?


 


“哦太宰治啊,让他进来吧,我这边还要等一会儿,你别急。”中原中也罕见的没有发火,按常理来说中原中也这个时候应该怒摔煤气灶然后扛着煤气罐出来殴打太宰治了,可是他居然轻描淡写一个哦就给哦过去了,太宰治心想我都做好被煤气罐砸到楼道里去的准备了你倒是砸啊你不砸不冲突咱俩还怎么开始友好会谈紧急对话了?


 


“哦哦,太宰先生您先进来吧。”中岛敦笑了笑。


 


呵呵这就是我的家我爱进就进还需要请吗。


 


太宰治心里想着跟着中岛敦进了家里,刚一进门就闻到一股动人的香味,仔细一嗅好像是茶泡饭的味道,香的让人骨子里发酥,不一会儿中原中也就端了一碗茶泡饭出来放在中岛敦面前,手指关节轻轻的叩了叩桌面,发出清脆的声响。


 


“好了,你来尝尝。”中原中也嘴角居然有一个蛮淡的笑容,“不够吃就跟我说,我再给你加碗。”


 


“谢谢中原先生!真是麻烦你了!”中岛敦捧着茶泡饭很是感动的说。


 


“不用,多大点事儿。”中原中也嘴角的笑容开始明显起来了,完全忽略了旁边还有一个深宫怨妇太宰治。


 


我就出去几周你怎么跟敦君关系那么好?茶泡饭哦我也好想吃哦你什么时候这么用心做饭给我哦?


 


世态炎凉人心不古,十年搭档不如一虎。


 


“怎么回事。”太宰治戳了戳吃的正欢的中岛敦,虽然脸上挂着一贯的笑容,但是中岛敦还是给太宰治略带狰狞的语气吓得浑身一哆嗦,差点连碗都给砸了。


 


“…呃…那个,我在出任务的时候…呃…遇到了中原先生…当时因为任务的原因我身上全湿了,中原先生看我可怜…就…”中岛敦心里斟酌着怎么才能把话说的委婉一点不让太宰先生怀疑,天地可证他真的跟中原先生没什么,他有妹子有汉子根本不需要冒着被扒光了喂翻车鱼的危险趟这趟浑水啊不是?谁知道他当时下雨忘带伞浑身湿透的时候会遇到这个看起来凶神恶煞的黑手党干部?这个黑手党干部居然人还挺好还在扶老奶奶过马路,他当时没忍住笑出声来被发现了,就在他觉得自己死定了完蛋了要被抓去灭口了的时候,那个凶神恶煞的黑手干部只挑了挑眉,沉思了一会儿说:“你是不是和芥川搭档的那个…?”


 


“对对对没错就是和芥川搭档的那个。”中岛敦连忙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人虎?”中原中也仔细思考着。


 


“人虎只是芥川对我的称呼…我叫中岛敦…如果没记错您是叫中原中也?太宰先生跟我提起过您。”中岛敦小心翼翼的说。


 


“啧,又是那家伙。”中原中也一瞬间眉头都皱了起来,不过很快化成一抹显而易见的尴尬,“咳,中岛啊,今天的事情你就别到处乱说了,尤其是那个绷带混蛋,听到没?”


 


“什么事情,是指您扶老奶奶过马路还不留姓名的事情吗?”中岛敦问道。


 


“咳咳…”中原中也这下咳的更尴尬了,“这样吧,你还没吃午饭吧?你看你浑身都湿透了,不如换个衣服我请你吃个午饭吧?”


 


“啊这样会不会太麻烦…”言外之意就是给太宰先生逮到了我很不好解释的。


 


“不会不会。”吃了老子的饭穿了老子的衣服就给我闭嘴知道没。


 


然后就有了刚刚太宰治捉奸的那一幕——


 


“噢是吗——?”太宰治拖长了尾音。


 


可笑看看你身上的新衣服再讲话好吗?新买的吧?很贵吧?花了不少钱吧?你俩交易了什么?啊?


 


“是真的我绝对没有撒谎!”中岛敦急忙解释道,只不过隐瞒了扶老奶奶过马路的情节而已。


 


“敦君,我有说你在撒谎吗?你这么着急干什么呢?还是你觉得你这个月的任务太轻松了想要多活动活动筋骨呢?欸我懂的,你们年轻人嘛——”太宰治依旧笑眯眯的,摆出一副长者慈祥的姿态,中岛敦心说不妙啊我要现在把中原先生扶老奶奶的事情供出来还来得及不。


 


“你干什么?别吓坏小孩子。”中原中也一脸不满的盯着太宰治,然后转过头对着中岛敦一脸和颜悦色,“怎么样,合你胃口吗?”


 


“合合合,感谢您的招待。”中岛敦心里哭诉中原先生你不能这么对我置我于不仁不义之中,您还没看出来吗您再笑太宰先生就要扒了我的皮了。


 


“欸别急着走,我还有话问你呢。”中原中也招招手示意中岛敦不用紧张,“你跟芥川在一起训练的怎么样,还可以吧?”


 


“芥川对我非常好,跟他训练我每天都觉得自己在进步。”中岛敦点头给芥川点赞,没错啊这的确是大实话,天天被罗生门追着吊着打谁这么练不进步的?但这话当着中原先生不能说,小老虎心里委屈。


 


“好小伙子。”中原中也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对中岛敦的满意,“之前听樋口夸你我还觉得奇怪呢,现在一看果然不错,看来芥川搭档选你没选错人。”


 


“谢谢中原先生。”哇虽然您夸我我很感动但是能不能事后再夸或者是看看您旁边已经快黑成非洲人的太宰治先生再说话?我时间很宝贵的我还很年轻的没时间掺和你们的小打小闹里面去,一条虎长这么大挺不容易的的求你们给个生路。


 


然而中原中也却一脸兴致勃勃的跟中岛敦继续聊了起来,一旁的太宰治出奇乖巧的坐在一旁按着膝盖一句话不说,太宰治越是安静中岛敦心里越是犯怂,偏偏中原中也今天兴致颇高,嘴边洋溢着对他的赞美之词,中岛敦看着太宰治和善的眼神,心里忍不住悲悲戚戚起来。


 


中原先生我知道您为了气太宰先生但别玩我行吗,虎都要哭了,委屈。


 


“对了时候不早了你在这住一晚吧。”中原中也突然说道,吓得中岛敦浑身一激灵直接站了起来。


 


“我我我我我我觉得还是算了!”中岛敦哆哆嗦嗦。


 


什么叫觉得算了,这必须算了!他还想不想要自己的虎皮了!


 


“哈哈哈哈瞧把你这孩子吓得!”中原中也没忍住一个噗嗤笑了起来,“我家里有客房,你睡那里吧。”


 


“对啊,敦君,你就住一晚,没事的。”沉默得几乎要和背景化为一体的太宰治突然说道。


 


中岛敦正惊诧于太宰治的突然附议,但是在他看到太宰治看中原中也的表情之后,他乖乖的闭上了嘴。


 


那是一种极为危险的眼神,几经忍耐之后危险的气息还是忍不住从中透散出来,中岛敦觉得此刻自己要是不在的话,没准太宰治会立马把中原中也摁倒在沙发上。


 


绝望,你们爱吵吵哪去爱秀秀哪去都拉上我干啥,你们怎么都爱玩虎,这差事我不干了!中岛敦心里哭道。


 


————


 


“中也…”太宰治把头蹭到中原中也的颈窝里,中原中也不耐烦的推了推,但是在太宰治三番五次的黏糊糊的攻势下败下阵来,只能任着他瞎蹭。


 


“干什么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中原中也不耐的应道。


 


“你都跟我躺在同一张床上啦…还能干什么…”太宰治笑笑,轻轻咬了咬中原中也的耳垂,感受到怀里的人颤了一下,笑意不住的加深了起来。


 


“妈的你有病吗咱俩还吵着架呢,敦君还在隔壁你别闹。”中原中也一把推开太宰治,裹着被子转过身背对着他,“睡觉!明天就给我滚出去!”


 


哦几个小时前你还叫他中岛的几个小时之后你又叫他敦君了你很行啊中原中也。太宰治眯起了眼睛。


 


“喂…你干嘛别乱动…我都说了…”


 


“中也再拒绝我,我真的要生气了…”太宰治危险的眯起眼睛,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的眼神,盯了好一会儿之后啧了啧嘴。


 


“随你的便吧…”中原中也哼了一声,“动静小点。”


 


“那可是中也的事情,中也得忍住啊——”


 


“…妈的你是不是欠…唔…”


 


太宰治懒得跟中原中也废话,直接一个吻堵住了他的嘴,然后就是些嗯嗯啊啊的事情了。


 


天知道这几周他憋得多辛苦。


 


————


 


中岛敦躺在隔壁,望着天花板。


 


睡不着,太吵,蓝瘦,香菇,委屈,想回家。


 


——END——


 




太宰治:嗯中也,黑照拍的挺棒的,显我腿长。





JOJO相關圍脖整理(5~6月)

一鍋老鴉湯:

1.最近在研究怎麼樣讓角色面不改色而自然地肉麻到眼瞎。明明說著很羞恥又出格的浪漫台詞,格調卻極為樸實誠摯。等我研究成功了就能寫撩菜教主和美國混混的羅曼史了。


這麼說,其實承花是在學會如何在少用華麗形容詞和少讓角色說長句的情況下營造每個呼吸都好像填滿了情詩的氣氛。至於GJ,就是從對話到動作到描述都蒼茫而基。GJ要表現的與其說是浪漫,不如說是無法分離的緊密聯繫。


2.睡前閱讀。要被別爾伽耶夫感動哭了。心潮澎湃!在這個意義上來看七部,彷彿看見了新的世界。在大陸上向外探求的旅途同時也是向內探求的精神之旅。所謂「男人的世界」是為了讀者進行的通俗化,實則是自由的世界,「為聖靈所感的世界」。正好對應於尋找耶穌遺體的旅程,對應於喬尼的自我治癒。


「靈氣像夜風一樣進入人的身上並改變他。」這是那片終年刮著西風的大陸上所發生的故事。心潮澎湃,心潮澎湃⋯⋯讀什麼書都忘不了七部,已經無法停止過度解讀的壞習慣⋯⋯但在這些書的陪伴下,七部顯得更加地美了⋯⋯這正是JOJO的魅力。審美性的生活,永恆的悲劇。


3.威加比博一戰的命運感實在強烈……令人驚嘆。


要說SBR哪一話最喜歡,絕對是14卷的55話《勝利者的資格》。梗簡直多到數不清……


『追上了Hot Pants,怎麼辦?』『狠狠揍他一頓……然後再狠狠揍他一頓!』啊啊啊啊老謝你怎麼能這麼萌啊……(流淚)


啊啊啊啊真的找不出哪一段更迷人!從林果開始,高潮迭起!林果戰-男人的世界/和DIO競速-跟隨靈魂跑上唯一一條道路/布克摩亞-信仰/砂男-展現敬意/甜糖山-捨棄一切者得到一切/威加比博-命運以及相信奇蹟/南北戰爭-面對過去的罪孽。後面還沒重看就不說了。SBR的劇情簡直緊湊到令人無法呼吸!


4.四部動畫化感覺是板上釘釘了,而且四部肯定很高人氣……這種快活的日常單元劇,有趣的替身又這麼多,還有作者自蘇,怎麼可能不出。四部人氣高的話五部也自然而然,就是不知道五部能不能掙來足夠的人氣讓製作組出六部,六部能不能吸足金做七部……


……討厭啦!!空境都可以做系列劇場版SBR為什麼不能!!!(大哭)SBR的故事那麼好!人物那麼好!內容那麼好!什麼都好!還有長腿男神!還有好多馬!快點做SBR系列動畫啦!!簡直希望自己是億萬富翁然後砸錢做七部啊!!!


不過不管怎麼樣,JOJO大法好!有得看就很開心了!!!!七部什麼的,就等技術變得更加高大上,做萬馬奔騰畫面不那麼貴,七部廚個個功成名就能夠用錢砸暈製作組的時候再說吧!(想太多


5.【不要依戀一個人,即使他是最被愛的人——任何人都是一座監獄,也是一座角落。不要依戀一個祖國,即使它苦難深重,亟需援助——使自己的心脫離一個勝利的祖國,這其中的困難已是較輕微的了。不要依戀一種同情,尤其當較高級的人因偶然的事件而在我們面前顯露出少見的折磨和孤立無援。】


任何人都在羈旅之中,這所旅館已經老舊,旅者熟悉這裡的走廊,樓梯與角落,因此在某程度上,這裡幾乎成為了他的家。然而他畢竟是要從旅館離開的。即使多年以後重回故地,旅客與旅館都已不再是以往光景。一無所有和年輕之時,他可以輕易地改變道路,結識朋友,但多年後一切都成為負擔,如同房頂的灰土。


糖山啊……糖山那段真的每一次看都驚心動魄。喬尼強調了多少次,遺體是他的命,他為之奮鬥的全部意義。這是能把他從地獄裡拉出來的唯一一根繩索。而在傑洛完全消失於他面前,亦即他認為他失去傑洛之時,他把遺體賣了,換了半瓶紅酒。雖然未曾明言,但傑洛從此已經比他的生命與希望和追求都更為重要。


支持他做出這樣選擇的甚至不是他的理想,不是任何關係到自己的東西除了他的朋友,他甚至換不回任何其他的東西。他把唯一能夠支撐他的力量放棄了。因此傑洛回來以後才無法說出任何言語。任何針對此事的評論都是無力的,他面前的喬尼是真的一無所有了——而他坐在這個破產的人身邊,同他喝酒。


『無論是好是壞,是富是窮,是健康是疾病,我都將陪伴你,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他們兩個都毫無保留地做到了這一點。


每一個人都好堅韌啊……尤其是露西。在絕望之中踏出一步,哭泣著保護自己的丈夫。沒有任何人可以幫助她,只身直入險地。我好喜歡露西……


話說本命什麼的真的是很神秘,只能用所謂【緣分】來解釋的東西。前一陣子一直在看福本的漫畫,確實非常地好,對人性的拷問和對心理的描繪震撼人心。構思奇詭,實在是天才橫溢的作品。但不知為何,這欣賞只停留在純粹的欣賞之上……是理性的欣賞,而無感情的共鳴。沒有哪一部作品比SBR更強烈地震撼我。


6.和老缸一聊老謝就覺得愛意噴薄而出……他是非常健康的那種好。不市恩,不居功,不自我陶醉,不攀附外物。他就是傑洛,在尊敬家族的同時不願意作為家族的附庸存在。他真的……一方面非常自我,一方面又以家族為榮。我真的……我愛他(大哭


7.我是一直都誤會了。他處在絕望之中,並非完全因為絕對的堅毅和自立而讓傑洛拋下他自行比賽。他在對戰砂男時回想過去,『希望給了我一瞬間的快活,卻在最後關頭拋棄了我……沒有人會關心我。大家都拋棄了我。連看我一眼也不願。』他並未期待得到任何人的關注,是因為他從未在逆境中得到過這些關心。


然而傑洛從來沒有拋下他。傑洛一開始教導他『不要對我期望太多』,『遺體的事情別妨礙到比賽的話,我們還說好了要一起奪得冠亞軍的』,話語疏離無情,但行事卻截然相反。每一次他都在喬尼讓他獨自離開時救下了喬尼,因此他才能讓【若有人礙事則可以毫不猶豫殺人】的喬尼三番四次地寧願放棄遺體而救回他。


真的,很有愛啊!!!!濃烈的!堅定的!表現於每一個行動和每一次危機中的!無可分割而且託付生命的關係。真正的互相扶持。他們是彼此在絕對孤獨中唯一的旅伴,而在這樣嚴酷的道路中,他們需要的也只是這樣一個朋友。


8.如何在蠻荒中,在野外生存的比賽中單獨地成為健全的人?這部作品裡,想要完全孤獨地達成這個目標的人都失敗了,不追求健全而只是追求更加片面化的自我的人也都失敗了。在這條路上真的有成功者嗎?成功地成為健全者就能夠避免死亡嗎?在生存的拷問中,勝者的標誌並非贏得比賽或存活,而是無遺憾地死去。


比賽的勝者是毫無自覺的,憑藉幸運而得到一切的波克洛克,這也極有趣味。作者在前期對他著墨極多,他不斷地懷疑他的幸運,但每次都以放棄思考的豪賭得到了巨大的獎勵。此後,他幾乎只在衝線時出場。他一直所擁有的是憊懶的,動物式的平靜。他一直沒有任何作為人的成長,而是越發地依賴命運。


這是一部交響曲一般的作品,一切嚴絲合縫,幾乎沒有任何台詞人物和場景是無意義的。它值得人喜歡五年,十年,二十年。即使沒有任何附加的產品問世,沒有手辦,動畫,drama和遊戲,沒有任何形式的衍生改編,僅僅靠漫畫原作本身,也能夠緊緊抓住讀者的心。SBR就是這樣令人震撼的作品。


因為作品節奏的緊湊,很容易跳過重要的轉折。作者真正理解了挑戰的嚴酷,並且以不同人物的命運對這嚴酷的挑戰作出了回答。這正是它的迷人之處。


9.再說一次底線,JOJO就算是個多高大上的作品,粉它的我們也不會因為粉它而提升自己的高大上值。仗著自己是JO粉就噴圈外人品味low沒資格喜歡JOJO真的沒必要啊……太招黑了,何必呢,對自己的本命好點兒啊……就算聲稱自己喜歡《自然哲學的科學原理》也不會讓你微積分滿分過啊,別占山頭噴人,丟人。


10.當一個人明白了自由,卻被教給他自由的人的死束縛的話,他會恨那個人嗎?他不可能允許自己去恨將自己從絕望中救出的人,他只能恨自己。他在遇到對方以前也從未恨過除自己以外的人,但他在旅途中學到的是不再這樣痛恨自己。……他能怎麼辦。喬尼簡直苦得人都要窒息了。他連罪人都沒辦法做。


成為罪人意味著向一個權威屈服,他能夠被原諒。但他沒有權威,他只是獨自一人。他要承擔多麼巨大的恐怖,卻不能絕望。他要在如此險惡的世界中走在那條他內心所呼喚的光輝之路上。


11.林果的人設也真的很有趣。他自出生以來就極度地脆弱,纖細和精緻,經不起任何略微粗暴的活動,甚至連自己的活動都會對身體造成傷害。並且從後來的描述看,他非常地漂亮。試圖強姦他的人以他家人的安全威脅他,並承諾屈服後溫柔和視如己出的對待。他撿起對方的槍,無視於後座力可能對自己造成的傷害解決了對方。而正是因此他才擺脫了那種病態的脆弱和纖細,終於得到了活力,看見了所謂的光輝之路。實在是象徵意義強烈到不行的角色!他所代表的事物和傑洛所代表的事物是相通的。而只有他才能夠將傑洛接引到他所看見的那個世界裡。


12.一部,真的,是JOJO真正的元祖。全七部裡一切精神性的追求,一切矛盾和悲劇,都在一部中被涉及。那句兩個囚犯的箴言是對JOJO的正邪的完美概括。人的命運被限制於牢籠之中,而一人看見星星,一人看見泥土。悲劇和痛苦是生活的本質,而作為囚犯的人決定如何看待這樣的生活,體現了人類的真實。


真的覺得一二部應該在最後看。一開始看這兩部像搞笑漫畫,只而在看完108卷後回想,才能更好地理解何為元祖。……為何能夠在擁有高度娛樂性的同時,涉及這麼本質的問題,這真是優秀到可怕的作品。……老飛是天才!!!!!!



整天不好好听课就知道摸鱼 摸你个大头鬼哦(σ°∀°)σ

和一年前比还是有区别捏

牙白肉村音wwwwwwwww

mmssnq:

osokara

打分请走:http://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55362793